some pieces.


“我看着你的双眼,我看见战场上的甲兵,灭迹于今夜的善意;书页翻开,一个崭新的世界到来,银光闪烁;窗外有人以星象仪为柴,火焰升腾,点亮夜空。——因为他们的畏惧,有人必须死于晨曦;彼时孩童沉睡,天穹低泣,少女摊开暗红的裙裾;他们的血液流过大地;不过是书页边的折痕。一切仿若一个遥远透明的梦境,有人苏醒,成了巨龙齿间的遗骸。当寂静之泪下落时。

然而它就在那里。我听清的手持权杖者的宣判,我们的时间自主诞生以来已伸至一千五百年,一切都老成繁复花纹,攀爬生长为高耸的塔;黑色与白色早已死去,最为深重的不过是天空;曙夜相接,绽出光明般的火花——不过是另一种灰。水泉的滴答声早已失真,你孤身一人,身后有无数双眼睛与无数眼神,没有哪一双值得望进,因为它们都泛不出属于森林的浅金。他的身体上伏着许多灵魂,彼此撕咬亲吻;最后一个的侧影明晰于烟雾升腾,指尖的火炭未被熄灭;”


_時衍.

© 時衍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