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沉醉于科幻的虚无感
——读《上帝的图书馆》后

我向来执着于:决定我们成为谁、归属于何处的,并非我们生于的何处,我们所沿袭传承的血脉基因;而是我们成长死去时带来的领悟瞬间,面见时击中关于死亡畏惧的感动泪水。因此故乡异乡的分界,真实虚幻的定义,记忆未知的分歧,都受断于你所输入转化了的。

因此我相信每一个世界,我相信其可能性,我相信其真实性,我相信其中的普照之暗,我相信其中黏腻燃尽的烛光。当为广·为·人·知的刘慈欣聚聚做广告时,人们用了这样的话:“……他还给了我们无数个宇宙。”


他们存在吗?他们可能吗?他们并存的意义呢?


这穷尽而不可遍及的虚无,就是科幻的意义。就是每个尚未被祝愿担忧的宇宙的意义。


他们给我(们)的抽离感。自把他乡视故乡。这音韵扬起的自豪,来自接受拥抱黑暗后的平静与自由。是的,自由。


我们探索可能,我们探索未来,我们探索细枝末节里的无限。我们对抗虚无,我们渴求虚无。


——这些当然可以被认为成“正是因为这些没有希望之事,人们才从中获得希望。”*——但我当然不是。“未来”这样的词,近似“未知”,等同于“绝望”。并非停止,而是绝对的黑暗,如同古战场之上飘扬起给死去之神的歌,而黑暗之外,只有无数低语默祷,汇成往昔,汇成现实,汇成故乡。**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早已没有力气辩解我自有的虚弱的社会性,或者关于那个身为严肃的理性无政府主义者的我,或者关于那个身为冷静而极端敌基督者的我。

是神明,而不是上帝,不是tou theos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而雨聲不止。

——我仍无数次默念一句听来的话,愿你旅途漫长。***



注釋與引用

*瓦爾特·本雅明

**Tears of a dead god——Drowning the light

Out of the dark——wolfuneral

***引用自蝦米網 莫须有 

主页link:http://www.xiami.com/u/394202?spm=a1z1s.3521865.23310005.3.OuPUiF



_時衍。

© 時衍/Powered by LOFTER